史海钩沉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专题专栏->史海钩沉

【档案解密】大连海事大学的前身,历史上的辽海商船学校是在葫芦岛建校的!

文章来源: 添加时间:2017-03-27

  

 

  大连海事大学如今是中国著名的高等航海学府,然而,说起该校的前身之一国立辽海商船专科学校,就鲜为人知了。值得一提的是,六十多年前,辽海商船学校就是在葫芦岛建校的。 

  葫芦岛的航海教育由来已久。早在1923年,奉系军阀张作霖有感于东北海军缺乏人才,就在葫芦岛创办了东三省航警学校,后改名为葫芦岛海军学校,该校设有航海班,但主要是为海军培养军官。九一八事变后该校迁往青岛,1943年,为了培养海运方面的人才,伪满当局将在哈尔滨的交通部高等船员养成所迁往葫芦岛,校名定为葫芦岛国立高等船员养成所,设航海、轮机两个专业,校址在葫芦岛码头东小街。当时学校占地3万多平方米,建有二层楼房一栋,有教室8间、宿舍40间、仪器室4间,还设有礼堂、教官室、办公室、浴室、会客室等,另有轮机材料库平房一栋, 还有1万平方米的海上游泳基地,配备有汽艇、舢板和各种航海仪器。学校共有学生150余人,专兼职教员15人,学校校长和主要教员均为日本人,校长、学监和科主任同时兼任教员。19458月日本投降时,该校第七、八、九期(期数是从哈尔滨时期延续)在校生正在放暑假,因日籍校长和教员准备被遣返回国,其余教职员工自动解散,学校停办。 

  学校的突然停办,引起尚未毕业的学生们的不满,他们通过各种渠道反映诉求,希望政府能恢复办学。在学生们的再三请求下 19461124日,国民政府教育部决定在葫芦岛原国立葫芦岛高等船员养成所旧址成立国立葫芦岛商船专科学校,并任九一八事变前哈尔滨的东北商船学校校长、时任东北航政局局长的王时泽兼任校长。王时泽早年曾赴日本留学,在日本加入同盟会,是秋瑾的战友,秋瑾的遗骨就是王时泽主持迁葬在杭州西湖附近的。 

  王时泽兼任校长后,着手筹备复校事宜,并决定次年春季开学,夏季招收新生。1947414日,葫芦岛商船专科学校正式开学,仍设航海、轮机两个专业,原养成所的第七、八、九期学生54人返校复学,成为葫芦岛商船专科学校的第一批学员。当然,也有一些原养成所的学生因种种原因未能来校报到。 

  因为从筹备复校到开学只有不到半年的时间,加上当时解放战争已经开始,辽西战事不断,局势相对紧张,葫芦岛商船专科学院开学时,仅在原有校舍的规模上增建了二十几间教职工住宅。考虑到面向全国招生的需要,为提升学校的影响力,19475月,国立葫芦岛商船专科学校更名为国立辽海商船专科学校,简称辽海商船学校。不久,国民党军方划拨日本战败后遗留东北(一说赔偿给中国)的一艘排水量1000余吨的护航驱逐舰作为辽海商船学校的实习船,命名为辽海号 

  辽海商船学校主要是为商船培养髙级海员,这与当时国内数个海军学校为海军培养军官的办学宗旨有本质区别。当时学校的招生简章是由校长王时泽亲自拟定的,规定学制为5年,其中3年在校授课,2年实习,学生的入学条件为:高中毕业,年龄1821 岁,身体符合高级船员要求,毕业后获甲种二副、二管轮证书。当然,在当时的形势下,学校招生全部为男生。1947年夏,辽海商学校首批招生正式学员80人,航海、轮机两个专业各40人。此外,还招生先修班(相当于预科)65人,连同此前建校时从高等船员养成所转入的54人,当时在校学生总计199人。学校教职员 69人,其中教授12人,副教授18人,讲师5人,助教6人,从师资力量上看,可以说是当时国内一流的。实际上,国立辽海商船专科学校在葫芦岛只存在了不到两年的时间,招生了两届学生,其间经历了三任校长。首任校长王时泽在19478月招生结束后即辞去校长职务,由何正卓接任。王时泽在解放后被聘为湖南省文史馆馆员。何正卓曾是伪满海军部队军官,他担任辽海商船学校校长一年多,至194810月为止。1948年,何正卓当选为立法委员步入政界,同年10月,何正卓辞去校长职务,由学校教务主任士福金教授接任校长(一说代理校长)。解放后,何正卓赴香港定居。 

    

  

 

  士福金是中国现代著名的航海教育家,他是蒙古族人,1935年留学日本,进入东京高等商船学校就读,曾在日本海军实习,回国后曾在国民党上海海军军官学校担任少校教官,还参与过上海海关的缉私工作。何正卓出任辽海商船学校校长后,有感于士福金学识渊博、经验丰富,邀请他到葫芦岛任教并出任学校教务主任。194810月士福金主持校务时,辽沈战役已经打响,为了不使学校因战事停办,士福金将学校迁往天津,并亲自组织教职工和学生乘学校的实习船辽海号从葫芦岛港驶抵塘沽港。据士福金晚年回忆,学校搬家时,连档案资料、图书室书籍都完好无损地转移。学校搬到天津后不久,东北全境解放,尽管国立辽海商船专科学校的名称仍在,但已经成了流亡大学,必须思考下一步的办学方向。据档案资料记载,194812月,士福金有意将学校迁往台湾继续办学,并通过官方渠道请当时的台湾省政府代为筹建校舍250间。然而,辽海商船学校的大部分师生不愿意离开大陆。最终,士福金只带走了少数师生和档案、图书资料乘辽海号去了台湾,由于学校规模太小,加上当时筹建校舍有困难,士福金和部分师生只好到基隆水产职业学校任教和就读,士福金于19497月担任该校第三任校长,后来士福金成为台湾海洋大学轮机系教授。于2009524日逝世,终年96岁。 

  19491月,辽海商船学校的大部分师生迁往北平,临时在灵境胡同的原万福麟私宅办学。万福麟是国民党上将,曾任黑龙江省政府主席、东北行营副主任,此时已经撤往台湾。万福麟在北平的私宅虽然并不简陋,但是北平毕竟不临海,一所商船学校远离大海且看不到,显得有些名不符实。19492月,北平军事管制委员会接管了辽海商船学校,经与留下来的教职工商议,决定将该校迁往沈阳北郊,并入东北交通专科学校,至此,国立辽海商船专科学校的名称不复存在。耐人寻味的是,学校虽然迁离葫芦岛,但校舍仍在。19493月,重庆号巡洋舰起义后驶抵葫芦岛,很多起义官兵上岸后,就在原辽海商船学校的校舍内暂住。 

  19498月,并入东北交通专科学校的原辽海商船学校的师生又分出一部分,成立东北商船专科学校,并于1950年春迁往大连办学。东北商船专科学校办学适逢新中国成立前后,留下的档案资料很少,目前确知该校校长一职空缺,由教务长朱杰主持校务,朱杰后来担任大连海运学院院长。 

  东北商船专科学校与国立辽海商船专科学校一脉相承,迁到大连后,于19508月更名为东北航海专门学校,东北航务总局局长孙大光(后担任国家地矿部部长)兼任校长。19515月该校升格为东北航海学院,1953年在该校的基础上,与上海航务学院、 福建航海专科学校合并成立大连海运学院,隶属交通部,19944月更名为大连海事大学。目前的大连海事大学已成为拥有在校生25千多人的全国重点大学。 

  辽海商船学校是五年制学制,在葫芦岛办学的近两年时间里没有毕业生。由于学校几经辗转变迁,1947年招生的首批学员是1952年在大连毕业的,他们毕业证书上所写的学校已经是东北航海学院。这批毕业生中有很多留校工作,其中有后来担任大连海运学院副院长的杨守仁教授,还有许多师生后来在不同岗位上为祖国的航海事业做出了贡献,如黑龙江省水运科研所高级工程师李金城等。杨守仁教授晚年回忆当年的学习时光时写道:吃苦耐劳,艰苦朴素,重视素质教育,是航海教育不可或缺的内容。可见,辽海商船学校存在的时间虽短,但它的教育理念影响着很多学员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