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风情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专题专栏->葫芦岛风情

【风俗档案】葫芦岛清末明初民俗

文章来源: 添加时间:2017-07-24

  婚丧嫁娶是人类生活的永恒主题。由于人们居住地的不同,风俗习惯的不同,形成了风格迥异多姿多彩的地域文化。婚俗作为地域文化的主要构成部分,历来被人们重视并且不断赋予新的内涵,因而每个地域的婚俗文化,不容置疑都是这个地区最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葫芦岛地区历史上曾居住过多个民族,诸如鲜卑、契丹、 蒙古、满、汉……所以我地区的婚俗,包容着多种民族的遗风色彩。又由于历史上曾以柳条边为界,葫芦岛地区划为边里边外两个区域,边里旗人,边外蒙人,长时期的蒙满汉互相通婚影响,使我地区的婚俗民风,较之其他地区别有一番风情韵味。 

  葫芦岛地区婚俗之所以要从清末写起,是因为在此之前,蒙、满、汉各民族之间严格禁梏封闭,婚姻习俗各不相通。清朝末年,具体说是光绪年间,再具体一些约在戊戌变法(1898年)时期,清朝皇帝钦准汉满、汉蒙之间通婚,婚嫁风俗始得互相通化,年深日久相约成俗。 

  那时候普遍存在早婚习惯,一般人家十多岁的男女就开始订婚,十三四岁即过 门成亲。有的贫困人家女孩不到十岁就往外聘,借以换取彩礼救济家庭生活,甚至将小女送给人家当童养媳,十五六岁上头结婚和男方圆房成婚。富裕人家往往是小女婿娶大媳妇,为的是等人使唤。贫穷人家则是大丈夫娶小媳妇,正当年时家里没钱娶不上媳妇,年岁大了攒些钱从穷人家个小媳妇。 

  男女婚姻要靠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并且讲究门当户对,青年男女丝毫没有选择对象的自由。订婚之前,先经过媒人两头保媒(提亲),双方父母同意,女方父母即将女孩的生辰八字写在红纸上,送给媒人转交男方请算命先生合婚,如果不犯相就可订婚。经媒人两头传话双方设定彩礼数目,一般都是女方开口索要,彩礼内容不外一对镯子,一对耳钱子,掸瓶、帽盒、穿衣镜、大布小布、衣服被褥、洗脸盆、银子钱儿若干。结婚之前由男方请算命先生择定吉日,同时男方将双方议定的彩礼如数送到女方家里,叫做下聘礼过彩礼,也有些地方叫放定下大礼。有的女方人家对这件婚事如果略有悔意,往往趁此机会找出种种借口提高彩礼数量,人们称之为涨价。有的男方人家因为贫穷或出于吝啬,也往往趁婚期临近减少彩礼数量,人们称之为落价。这时候媒人显得格外焦急繁忙,男方女方来回传话并代之讨价还价,跟做买卖的生意人一样。 

  那时候男女婚姻,媒人确实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俗语云:媒人是杆秤,称称两头硬不硬。看看双方差不多少,然后才能上门说媒,乱点鸳鸯是不行的。媒人上门, 男女双方都要酒肉款待,以致有媒人是小鬼儿,两头抹油嘴儿的俚语。此外还有新人入洞房,媒人靠南墙一说,指的是男女双方新婚礼成,媒人的作用也就自然消失。 

  结婚仪程一般进行两天,届时男女双方提前几天邀请亲友。女方把新娘送到男方家的亲友统称新亲,俗称管饭,男方亲友统称为随礼的,把钱送到账桌上,记载随礼名单和钱数的本子叫礼账。婚礼头一天俗称落水桌。前来帮忙的人统称为落忙的。帮助东家主办婚事的负责人叫知客知宾,俗称大落忙的。办事时主人三天不当家,吃喝操办全凭大落忙的支配。 

  落水桌那天,女方须在太阳出山前,把新娘送出所在村庄,此俗明显残存古时蒙古人的抢婚遗风。送亲方式初为新娘坐轿,送亲者或骑马或步行,民国元年以后改乘马车。新娘离开娘家前,须由闺中密友给蒙上红盖头,又称蒙头红子,然后由胞兄抱上花轿或送亲车。车后沿上堆着包有新娘嫁妆的包揿,新娘怀抱脸盆,里面放着镜子、油灯、锁头等物,靠着包揪坐着,这是新娘的固定位置,别人不能挤占。新娘的父母不能加人送亲队伍,这是旧社会歧视妇女,轻视娘家人的一种陋俗。送亲队伍来到男方家的村头,男方家早早派人接着,接过鞭子把送亲车赶到男方家门口。届时鼓乐高奏,鞭炮齐鸣。知客大声说着欢迎话,指挥落忙的搬来板凳伺候新亲下车。新娘子却不忙下车,此外还有两个孩子,或是新娘的弟弟、妹妹,或是新娘的侄子、侄女,或是新娘的外甥、外女。一个坐在包褓上叫做押包袱,一个坐在车沿上叫做押车。知客的代表东家给押包褓的和押车的一些银钱,直到他们满意下了车,新娘才能动身下车。 

  新娘下车前,夫家人在车下放上一只水桶,让新娘下车时一脚蹬翻,意为翻梢翻梢乃辽西方言,意为日子由穷变富。新娘下了车,落忙的赶忙住地上铺红毡子,拜天地前新娘的双脚是沾不得泥土的。有的人家没有那么多红毡子,只能借来几条,一条一条往前倒着铺。大门口上摆着一副马鞍子,新娘须从上面一步跨过, 意为一生平安。正房门口摆着一只燃烧着的炭火盆,新娘须从火盆上跨过,意为今后的日子红红火火。蒙古族、满族人家还要在新娘进门前,新郎朝新娘身上连射三支没有箭头儿的箭杆儿,意为驱鬼避邪。这些过场走完,新娘在娘家送亲人的陪伴下被引人新房。男方家请来待客的女眷,给每位新亲敬上一碗红糖水。然后举行堆被垛仪式,鼓乐喧天之中,娘家人把包揪打开,把被褥一套一套地叠好堆起。被垛堆起之后,娘家人要给吹鼓手赏钱以示答谢。新房里临时封闭起来,除了娘家来的送亲人,别人不经允许不能进入。 

  第二天也就是婚礼的正日子,在男方择好的时辰里,一般选在清晨天还没亮,人们还在沉睡的时候。在知客的主持下,新娘和新郎举行拜天仪式,诸如拜天地、拜父母、夫妻对拜。这一时刻要燃放鞭炮,劲吹鼓乐,新郎当着亲友的面揭开新娘的蒙头红子,拜天仪式即告结束。之后,婆婆端上满满碗拌了猪油葱花的干饭让新娘吃。新娘不能全吃完,剩下的让新郎再吃;新郎也不能全吃完,意为传给子孙的饭,这个过场叫吃福饭。再之后,新娘被引进洞房,炕上放一双婆婆给的新被子,新娘坐在被子上,叫做坐福。这时送亲的车老板儿要给新房钉门帘子,钉子必须是新的, 必须用斧头钉,意为一斧压百祸。男方需给钉门帘的赏钱。完事之后,新娘的长兄给新娘打开柜子,叫做开锁头,把包揪皮、衣物、首饰等装人柜中锁上,把钥匙交给新娘。 

  这时天已大亮,东家开始摆席招待前来祝贺的亲友,俗称放大席,也叫上正席。送亲队伍讲究双数,走时把新娘扔下是单数。去时在哪上车,回时就在哪下车,丝毫不能马虎。送亲队伍从进了男方家到离去,不到24小时之间须吃完5顿饭。落水桌那天,新亲下车喝过红糖水即开酒席,俗称下马酒或接风酒。接着就吃晚饭,睡觉前还吃一顿消停酒。正日子这天吃过早饭后,临上车前还有一顿上马酒。最后一顿饭,掌勺的厨师,做饭的伙计,要拿出看家本事给新亲上一道好菜,盛一盆好饭,娘家人照例给赏钱。喝过上马酒,新亲在鼓乐声里乘车离去,婚礼至此告成。 

  这天晚上,男方家的大嫂子、小婶儿要在新房里摆上装有栗子、大枣、花生的果盘,意为早立子,闺女儿子花着生。小男孩受大人指使,抱节木墩子在新房里溜上几遭,嘴里念叨溜缴子,抱孙子的吉祥话。 

  民国元年以后,提倡文明婚姻,禁止父母包办。由于葫芦岛地区远离大城市,文化相对落后,除了有些开明人家在确定儿女婚约之前,让男女双方对相对看这点进步之外,婚姻习俗并无多大改变。 

   

  (作者:候铁) 

  ——摘自《龙湾故里风俗情——民俗卷》